歡迎訪問滬閔在線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國際新聞 民生新聞
時政新聞 經濟新聞
軍事新聞 體育新聞
部委信息 政壇人物
時事觀察 政策解讀
法治生活 法律法規
安全生產 食品安全 生態環保
健康衛生 房產商情 財經在線
娛樂資訊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產業
中華情緣 書畫收藏
報料投稿 專題專欄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滬閔在線 > 財經在線 >

這些財經名人對股市疾言厲色但都不忘到股市中來撈金

發布時間: 2019-06-16 21:49 點擊:

  許小年,這位曾經以“千點論”、“推倒重來輪”碾壓股市的著名經濟學家,一直以來對A股市場都是疾言厲色,讓人以為他是不屑于與股票沾邊的。不過最近在排隊申報IPO的擬上市公司青島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名單里,赫然出現了許小年的名字,他排名第15大股東,其實是并列的第13大股東,持股180萬股。許小年是2017年8月28日入股這家公司的,以3000萬元從公司實控人張代理那兒受讓180萬股,每股成本16.67元。這個成本可不低,許小年也是花了血本了。

  能夠入許小年法眼的公司,并且能夠讓許小年一擲3000萬元,想必一定不簡單吧?聽公司名字也是夠酷的,青島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讓人以為這是一家做人工智能的高科技公司。這家公司的前身是青島凱妙服飾股份有限公司,有沒有搞錯?這是一家服裝公司?沒錯,它一直以來就是根正苗紅的服裝公司。公司分別于 2014 年 11 月收購酷特網定的股權, 2015 年 4 月收購新啟潤、紅領集團及新啟奧的生產設備;2016 年 12 月收購新源點服飾的股權。公司名稱從此改為青島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主業是從事以大規模定制為核心的服裝生產、銷售業務。無司名字怎么變,它還是一家服裝公司,但搭上了網上定制,它就號稱是智能了,從此高大上起來。

  許小年掏出3000萬元做了這家公司的股東,也賣力地為這家公司站臺吆喝。一家名不見經傳的服裝公司,到了他嘴里就變成了一家高檔西服制造商,用大數據的技術解決定制化服裝、個性化服裝制作中的重點問題,實現了手工裁縫操作的方式改變成了流水線的生產,大大地提高了效率,交貨周期從一個月縮短到一周,其價格下降了一半,以前的中高檔西服,現在成了適合白領消費的定制品。真不知道許小年是孤陋寡聞還是指揮腦袋,流水線生產西服有什么稀奇的呢?N多年前很多公司就實現了,上市公司中就有很多是流水線生產西服的,流水線生產出來的西服能是高檔的嗎?

  一家服裝生產企業玩智能概念,就可以知道它是沖著什么去上市的了。許小年平時對股市不待見,總嫌二級市場泡沫太大,所以從不涉足二級市場。但是他卻知道一級市場的股票是個好東西,唯一的風險就是能不能上市。如今這家公司已經在排隊IPO了,有許小年的站臺吆喝,也能為這家戴上智能光環的服裝公司加分不少。現在許小年就等著薅二級市場股民的羊毛了,不知道他現在會不會說這是圈錢?股市現在的泡沫還大不大了?

  許小年算是“覺悟”得晚的,另一位知名經濟學家向松祚早就借股市實現了財務自由。向松祚在2011年3月入股雪浪環境,出資1650萬元現金認購200萬股,每股的認購價格為8.25元,占公司總股本的2.5%,是雪浪環境的第八大股東。雪浪環境2014年6月在創業板上市,IPO發行價為14.73元。2015年6月26日向松祚所持股份解禁。2015年雪浪環境半年報顯示向松祚所持股份未變,但雪浪環境三季報十大股東榜中已不見向松祚的名字。雪浪環境2015年5月28日上沖108.18元的天價,此后受大盤急跌影響股價持續下跌,如果向松祚以均價50元減持,可套現1億元,凈賺8350萬元。

  向松祚在2016網易經濟學家年會上對上市公司有過這樣的評價:我在研究中觀察到一個非常有趣也很奇怪的現象,就是有很多上市公司,其中不乏國有企業,有很大一部分企業的主營業務全都是虧損。那么它們靠什么賺錢呢?靠的是非主營業務,其中很大一塊就是金融,這叫資金的二道販子。可你們想過沒有,這是何等可怕的一種現象。所以我認為,我們今天的金融是需要動大手術的。否則像這樣搞下去,大家都想玩命地追逐虛擬經濟,都想賺快錢,都想空手套白狼。這個國家的經濟能好嗎?這個時候向松祚已經從股市中套現了,得了便宜還賣乖。

  還有一位財經名人吳曉波,他說他為了讓自己生活得更好,不得不遠離充滿了隨機性的中國股市。但他遠離的是充滿風險的股票二級市場,也是為了生活得更好,卻對幾乎沒有風險的股票一級市場情有獨鐘。他先是把他控股的杭州藍獅子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權賣給了皖新傳媒,圈了皖新傳媒1.57億元現金后,他自己還持有杭州藍獅子33.76%的股權。這1.57億元雖然是皖新傳媒出的,但最終還是要二級市場股民買單的。前不久他又把他控股的杭州巴九靈96%的股權作價15億元,要換成創業板公司全通教育10.35%的股份,成為全通教育的第二大股東。如果方案通過并實施,這些股票最終是要流向二級市場套現的,最終的買單人是二級市場的股民。

  這些財經名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高風險的股票二級市場不碰,義正詞嚴地批判股市中的投機、泡沫現象,但同時也眼紅股市中來錢快。他們利用自身的地位和人脈資源,獲得一般人得不到的在一級市場入股的機會,然后坐享其成,坐收漁利。薅了股民的羊毛,還往股民的傷口撒鹽,聲稱自己從不炒股。言下之意,股民炒股虧錢是咎由自取,不炒股多好。這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如果股民也都能買到一級市場的原始股,誰愿意在二級市場冒風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編輯:芭奇采集)

國際新聞

更多>>

民生新聞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RSS訂閱 | 網站地圖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l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