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滬閔在線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國際新聞 民生新聞
時政新聞 經濟新聞
軍事新聞 體育新聞
部委信息 政壇人物
時事觀察 政策解讀
法治生活 法律法規
安全生產 食品安全 生態環保
健康衛生 房產商情 財經在線
娛樂資訊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產業
中華情緣 書畫收藏
報料投稿 專題專欄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滬閔在線 > 財經在線 >

花生財經:投資大師們為何皈依哲學與宗教

發布時間: 2019-06-18 16:05 點擊:

  【前言】在金融和投資行業摸爬滾打了二十年,見過不少業界前輩、奇人和老手,終其一生,許多老道行家們,最后都撿起了某一種哲學或者宗教。或者說,哲學和宗教,最終都成了投資大咖們的皈依法寶。

  我想,這似乎已經是任何一個想要窮盡心力和智慧,探求和追尋生活意義和世俗價值的人,所必然會走上的一條道路。

  人類最偉大的物理學家之一,愛因斯坦曾經說過:宇宙最令人難以理解的就是它的可理解性。他在1929年回答美國猶太領袖Herbert S.Goldstein的”上帝之信”中說道:我相信斯賓諾莎的神,一個通過存在事物的和諧有序體現自己的神,而不是一個關心人類命運和行為的神。”

  這段話的關鍵詞是-“存在事物的和諧有序”,而這就是,每一種投資體系和每一個專業投資人,無論是價值投資,還是量化歸因,亦或者是技術分析,所在苦苦找尋的那個最終“存在”。

  我的體會是,這些歷經市場起伏和人性磨練的朋友們,最后會轉向哲學宗教領域尋找依據,并不僅僅是為了在日復一日的名利場中找到一片心靈的凈土,而是因為他們在金融市場中看到了太多的世事無常,看到了太多的人心詭變,市場不足恃,人心不足恃,因此茲需找到一套“和諧有序、穩定可靠”的投資原則。

  【正文】說到投資哲學,在這條漫漫無盡的上,無數實踐者前仆后繼、苦苦追尋終極真理。前有Benjamin Graham的價值投資理論,后有Warren Buffet的護城河思想,再有George Soros的反身性原則,這些高屋建瓴的精華思想,總是過于陽春白雪,普通老百姓難以接觸理解,更莫提用于實踐操盤了。

  這是因為,哲學屬于具體科學的理論指導,但具體怎么個指導法兒,卻一直沒人能夠講清楚道明白。原因可能在于,懂哲學的人未必懂得具體科學;懂具體科學的人未必懂哲學;同時懂哲學和具體科學的人又未必懂得二者的指導關系;懂得二者指導關系的人又未必說得清楚。

  基于自己的哲學閱讀和投資實踐,在接下來的文字中,我試圖Put the two topics together,just trying my best。我想闡述的是:哲學,到底是什么玩意兒,其中包括:哲學的誕生、哲學之概念、康德的認知結構理論、波普爾的證偽主義、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以及理念和心的區別。

  在這周的中信證券2019資本論壇上,我跟朋友們分享交流過—黃仁宇教授的“大歷史觀“,即:以宏觀歷史之思,從歷史的縱橫總體聯系上把握歷史的微觀研究對象;同時注重從較長的時段研究歷史、觀察歷史,注重歷史的結構性變化和長期的發展趨勢。

  不過,黃仁宇教授的“大歷史觀”解決的只是投資研究中“知”的方,“知行合一”的實踐指導則需要王陽明先生的“心學”-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來理論聯系實踐。

  但在“知”與“行”之間,總覺得差了點什么,有人說是“格物”,有人說是因為“山中賊”,眾人紛紛,皆不能醍醐灌頂。直到近來讀了那位擁有哲學碩士學位,自1993/1994年就參與了中國與期貨市場投機的青澤先生的《澄明之境:青澤談投資之道》,才補上可以把“知”與“行”合而為一的中間那一環,也就是“信”。

  所以,在投資實踐中的整個完整邏輯遞進關系,應該是:知—信—行,因為信的終點是—無條件的服從和執行。

  哲學起源于希臘,一般認為,古希臘思想家畢達哥拉斯(Πυθαγρασ,前570年-前495年)最先在其著作中引入“哲學家”和“哲學”這兩個術語。

  1874年,日本啟蒙家西周,在《百一新論》中首先用漢文“哲學”來翻譯philosophy這個詞。Philosophy的字面意思是philo(愛)和sophy(智慧,也是女性名字蘇菲的來源)兩個詞的結合。從這個角度講,哲學就是一種好奇,一種純粹的探索求知,而不僅僅是學習。

  “哲”,這個詞在中國起源很早,如“孔門十哲”,“古圣先哲”等詞。“哲”或“哲人”,專指那些善于思辨,學問精深者,即西方近世“哲學家”,“思想家”之稱謂。

  在《易經》中,中華先祖也很早開始討論哲學問題,比如;形而上學的中文名稱,就取自《易經.系辭上傳》—“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

  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3rd Earl Russell,1872年5月18日-1970年2月2日)對“哲學”的定義是:哲學,就我對這個詞的理解來說,乃是某種介乎神學與科學之間的東西。它和神學一樣,包含著人類對于那些迄今仍為科學知識所不能肯定之事物的思考;但它又像科學一樣,是訴之于人類的理性而不是訴之于權威的,不論是傳統的權威還是啟示的權威。一切確切的知識(羅素認為)都屬于科學;一切涉及超乎確切知識之外的教條都屬于神學。但介乎神學與科學之間還有一片受到雙方攻擊的無人之域,這片無人之域就是哲學。

  以倡導白話、領導新文化運動聞名于世的原北大校長、哲學家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在《中國哲學史大綱》中認為:凡研究人生切要的問題,從根本上著想,要尋一個根本的解決這種學問叫做哲學。

  哲學產生于古希臘,既幸運,也必然。說幸運,是因為如果沒有希臘人特有的生活方式,所謂言必稱希臘,至今人類也未必有哲學甚至科學的存在。

  就像任何人類任何事物一樣,都是要專門的人從事專業分工,才能把事情做到極致,做到有效率和效果。比如有了意識,才有宗教;有了戰爭,才有戰士;有了生產貿易,才有企業家;有了金融權益交易,才有資本家;有了國家,才有國王;有了研究,才有科學家。

  如果沒有希臘的奴隸制度和辯論的制度,是無法產生擺脫了生產糾纏、主要思考探索自然和社會現象的哲學家階層的。

  而哲學,從一開始,它的主要概念就是要以現實為基礎,經過感知、認識和推理等主觀處理過程,建構出一個主觀的世界,并用以指導現實世界。

  最簡單的哲學其實就是數學和幾何,它所使用的主要工具就是抽象,也就是建構。所用的基礎是ideal,也就是理念,是經過抽象的概念,與所謂的藝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說法有些類似。

  從人類歷史和哲學發展史來看,歐洲人和印度人是兩個比較擅長抽象的民族。中國人并不屬于特別善于抽象思維的民族,諸子百家中僅僅道家、名家、陰陽家等少數學派涉及抽象思考。

  所謂德先生和賽先生,確實在拉長的歷史視角來看,是不可分的,或是緊密抽繞在一起的。TED的演講中,有一位物理學家Lee Smolin專門論證了與科學的相似的思維結構。

  按照Charlie Munger的見解,投資不僅是廣義世俗智慧的一部分,也是微觀個體生活的一部分,其核心是要做好客觀決策,也就是更好地適應外部環境和生態系統。

  青澤先生在《澄明之境》書里也說:一個人很難或不可能完全將生活中的思維模式與投資中的思維模式切開,這是有道理的。這本書的核心觀點是—按照康德“人為自然立法”的說法,而推演出“人為投資立法”的主張。這一主張的依據則是—康德哲學,即:外在的事物是“物自體”,人的理性是不可能真正把握的。

  物自體“To pragma auto”出自柏拉圖《第七封信》中寫給狄奧尼修斯及其家人的話中突然插入的一段對“你”所說的“離題”中。柏拉圖在后面寫到,每個存在都有三個東西,即名稱,定義,影像,而這三個又是獲得第四個東西—知識,的手段。物自體就是第五個東西,它是“與名稱,定義,影像和感官—知覺的摩擦中”浮現出來的。

  簡而言之,物自體就是一種抽象,它是物本身的可說性,包含了客觀物質的抽象和抽象概念的抽象存在,我們在說他的時候也就認識他了;但同時它由于語言必須命名并預設討論話題的缺陷,又是不可說的,神秘的。因而當我們談論物自體時,物自體本身便從話語和文字之間消失了。

  也就是說,人所能把握的,只不過是人自己設定的一些思維模型而已,比如時間空間等。人只能透過自己設定的因而也才是可理解的思維模型,才可以更深地認識世界。

  康德認為,他的這一關于“認知結構”的說法,是扭轉了人的認識的根本點,與哥白尼的日心說對地心說的類似,所以說自己是哲學領域的哥白尼。

  實際上,從西方哲學史來看,康德只不過是沿著休謨的路子往下走,也并沒有那么大的性。但是,雖然康德哲學對英美經驗主義、實用主義主流來說,并無太大沖擊,但對于以理性獨斷主義為主流的歐陸哲學來說,康德的思路太有必要了。

  康德的哲學實際上暗含了一些性的主張,跟大衛.休謨(David Hume,1711年5月7日-1776年8月25日)是一樣的,就是:既然人類的認識只不過是人為自然立法,而不是自然本身,那么人類所能作的工作就是:

  第三,對任何既定的自我立法,都應深入理解其邏輯,尤其是通過演繹的方法,通過主動設計的方法,逼問自然界給出答案,而絕不是消極等待答案,不能過于依賴歸納法。

  往前走一步,喬治.索羅斯在倫敦金融學院的導師,卡爾.波普爾(Sir Karl Raimund Popper,1902年7月28日-1994年9月17日)的批判理性主義就是從康德來的。但同時,卡爾也過于簡單地用證偽主義來得出結論。因為,既然自我立法如此復雜,并不是說一個理論在一個事實檢驗后就徹底無效了,而是要重組理論內涵。

  卡爾.波普爾最著名的理論,在于對經典的觀測-歸納法的批判,提出“從實驗中證偽的”的評判標準:區別“科學的”與“非科學的”。在上,他擁護和自由主義,并提出一系列社會批判法則,為“開放社會”奠定理論根基。波普爾認為可證偽性是科學不可缺少的特征,科學是通過猜想和反駁發展的,理論不能被證實,只能被證偽,因而其理論又被稱為證偽主義。《開放社會及其敵人》是波普爾的代表作。

  波普爾的證偽主義成為去年剛剛去世的理論物理學家、宇宙學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1942年1月8日-2018年3月14日)在從事理論物理和廣義相對論方面的研究時的重要法寶。因為一切科學理論都是一種試探性的假說,無法證實,只能證偽,只能通過否定一個理論來找到一個更好的理論。因此,霍金終其一生都在挑戰不可知,尋找真理,霍金也非常敢于認錯,因為波普爾的證偽主義人為,科學是一個不斷否定的過程,因為人的有限性,所以,也許永遠無法認清絕對線、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

  著名的宏觀對沖基金大師,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1930年8月12日-)深受波普爾的影響,以致他對主流經濟學的哲學基礎提出了有力的挑戰。在《超越金融》一書中,索羅斯提出了反身性論(Reflectivity),從根本上否定了自動趨于均衡的有效市場假說:市場價格總是扭曲其背后的基本面。此外,金融市場不會單純消極地反映內在現實,它也有積極的作用,即能夠影響其所應該反映的所謂基本面。

  康德的哲學框架,從大歷史觀的視角看,其實仍然是柏拉圖的式樣。當然,這要從英語的idealism的詞源說起。Idealism翻譯成漢語經常是-唯心主義,其實是非常不準確的。因為前文說過ideal是理念的意思,自然idealism應翻譯成理念主義,而不是唯心主義。對應心的詞語,在英語應該叫mind、或德語Herz,而不是ideal。

  讀過《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話,就會有很好的概念參照對象了。“理念”,是一個更加恒常的固定的客觀的相或者色;“心”,則是一個短暫的不居的主觀的意或者空。兩者之間,十萬八千里,卻又彼此相關。

  這有點像一個人說的話,與,一個人,的區別。一個人的話一旦說出來,就具備了獨立的生命,必須接受公眾和現實的檢驗,以及發展演化,從而脫離了那個說的人的控制;而一個人則可以說很多前后矛盾沖突的話,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隨時扭曲否定自己說的話。其間區別,遠超想象,可以結合中外歷史與人物,細細參研琢磨,不展開講了。

  同時,ideal在柏拉圖(Πλτωνor Plátōn,公元前429年-前347年)看來,其實是比現實中變動不居的現象更能體現真實。也就是說,自然是繁雜的、凌亂的,沒有ideal的整理和查理.芒格所說的model的規制,根本是無從理解的。后面這一點,就相對容易理解了,因為對一個不懂得戰略和財務分析技巧的人來說,他根本無法理解企業運營是怎么回事,財務報表是怎么回事,以及金融市場是怎么回事!!因此,從投資實踐和生活經驗的角度說,更為重要的是,ideal的存在還能起到規范人的作用。

  哲學這個可以用來“規范人”的作用,是絕對不能低估的。這也是柏拉圖據以主張哲學家作為王的根本原因。因為在柏拉圖看,只有哲學家更為真實地看到了本質,即ideal,其他人看到的只是現象,自然不能作為治理國家的依據。所以,他說,除非哲學家做王或王做哲學家,否則世界不會好。

  但是,從現實和實踐的角度來看,一個投資人所能看到的ideal是一回事,如何將其體現出來,并在組合管理和交易執行中落實下去是另外一回事。前者需要的是認知功能,屬于思想領域,這是哲學家的強項;但后者,也就是按照正確實在的ideal來行事,屬于行動層面,則并不是哲學家的強項。哲學家最多可作為顧問,或者由有哲學家氣質或能夠聽從哲學家見解,用好哲學家意見的王來實行。

(編輯:芭奇采集)

國際新聞

更多>>

民生新聞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RSS訂閱 | 網站地圖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l走势图